365体育娱乐|在线滚球365体育娱乐|在线滚球

西式民主幻象与“资本的民主”

  某些西方国家将多党选举制民主自诩为“真正的民主”,以此作为“道义的制高点”,干涉他国内政,甚至武装侵略、颠覆他国政权。那么,这种“民主”到底是怎样的民主?中国的人民民主与这种西方“民主”的本质区别何在?让我们对此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

  无论中西,“民主”一词的本意都是“人民当家作主”。因此判断一个政权是否民主的标准,应当看其是否能够领导人民当家作主,是否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符合此标准的民主就是真正的民主。自从人类社会出现了对剩余劳动的争夺与占有,权势阶级及其各派集团就致力于将经济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以维护其地位和利益。在权势集团支配经济基础的社会,国家权力机器必须得到这些权势集团的支持才能运行下去,由此,国家权力只可能代表权势集团利益来统治人民,而绝无可能实现人民民主。这是一条铁律。然而在西方,代表权势集团根本利益的国家政权却通过“多党选举制”等一番操作,公然标榜自己是代表人民意志的“民主国家”。这种匪夷所思的“民主幻象”,究竟是怎样产生的?

  原来,每个社会都面临必须解决的公共事务。处理这些公共事务是全体人民的共同需要,这是国家公共权力存在的理由。然而,怎样处理公共事务,不同阶级与阶层则会立足自身利益采取不同的执政主张。公共权力一旦被代表特殊资本集团的执政者所掌握,就必然沦为其牟取特殊利益的工具,由此使公共权力具有了阶级性。正因如此,经济基础中拥有经济权力的权势集团必然争夺公共权力,为自身牟取利益。那么,如何争夺公共权力呢?多党选举制是其最佳路径。

  要把经济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最粗陋原始的手段是直接用金钱购买公共权力。而资本集团则尽其所能将这种行为制度化——用金钱兴办与资助政党,推出其各个级别的利益代理人参加议会和政府竞选,以获取对公共权力的支配。而这些政党的唯一任务是把钞票转化为关键选民的选票,从而把资本权力转化为政府与议会的政治权力。经过这种制度化操作,公开购买公共权力的腐败行为便披上了冠冕堂皇的“人民授权”的“民主”外衣,从而具有了统治人民的合法性。而为了确保当选人是自己利益的代理人,各个资本集团会采用一切手段操控选举与施政的所有环节,进行“全过程博弈”。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确保各候选人是资本集团的代表者。在社会资源被资本占有、社会传媒被资本垄断、一切政党活动依靠金钱开路的现实环境下,唯有代表“大金主”根本利益的政客才能成为有用的候选人。因此,无论选举结果如何,起作用的当选者只可能是资本意志的代表者。整个选举过程无非是各资本力量争夺选民以推举其代理人的博弈过程。一切民意支持度调查等,哪怕是最客观的,也只是限定在这些代理人及其推行的政策范围内,归根到底代表资本集团的利益,而非人民利益。

  其次,由执政党与反对党相互博弈的议会制度和三权分立制度,并非人民监督国家权力的制度,而是各资本集团通过政党进行利益博弈的制度。虽然各政党之间的确存在相互监督,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防范了制度外腐败,但也无可避免地陷入各方争夺利益的恶斗,其结果往往导致真相与谣言相混,进而引发民众分裂,形成对腐败现象的掩盖与保护。美国在控枪议题上的折腾、防疫问题上的党争,就是其表现。

  再次,官员任命与施政过程成为资本争利博弈的过程。选举只是选出极少数的当权者,而选举之后大量官位与职位需要重新任命,形成各权势集团的利益博弈场。依靠资本集团上台的各级官员,在市政建设、政府采购等公共权力上,不可能摆脱相关资本集团的支配。下台官员又利用其政治资源而经“旋转门”进入商界、学界,形成被称为“深层政府”的盘根错节的利益共同体。这类腐败现象不胜枚举。

  最后,选举博弈最终集中于对选民的争夺,造成社会撕裂。各政党及其候选人为了争夺选票,迎合部分选民的利益,但这只是资本集团购买公共权力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远小于其通过公共权力所得到的巨大利益。而且这种代价最终还要由人民来负担:例如为了竞争而不断加码的福利许诺,将导致国家破产,最终还是由人民买单。争夺选民的过程必然导致撕裂社会,这是因为选举原则是“赢者通吃”,只需部分关键选票就能获得对全体人民的统治,为此可以完全无视其他选民的反对,这就给社会分裂埋下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