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娱乐|在线滚球365体育娱乐|在线滚球

从史料和理论来认识世界史与中国史的异同

  在我国学术界,世界史与中国史之间的差异,在习惯表达中已显露无遗。对差异的强调,首先源自研究对象,进而推及至史料、概念、方法等层面。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史为微观研究,世界史为宏观研究;中国史重史料和考据,世界史重问题与思辨;甚至将中国史简化为实证研究,世界史简化为理论研究。这种认识显然存在着偏差,而出现这种有偏差的认识,肯綮在于对世界史与中国史在史料和理论的认识与把握上有偏见。

  世界史学科自新中国成立以后才真正形成和建立。在兴起之初,除了具体的对象研究之外,多探讨人类社会发展不同阶段的兴衰等规律性的内容,因而素有重视理论的传统,体现在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等范畴之中。

  但重视理论并非就轻视史料。从学科建立之初,世界史的学人们就为史料建设做着艰辛的努力。在20世纪50-60年代,诸如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沈阳师范学院、武汉大学、河南大学等高校,都有正式或者非正式出版印刷的世界史史料集,力图为世界史学科打下扎实的史料基础。然而,由于语言、历史和文化的隔阂,对对象国史料的熟悉和掌握往往存在困难,以至于人们只能以有限的、零碎的、非主导性的史料来展开研究,甚至造成了一种非史料性的理论支配的历史叙事现象。这是时代的局限和特征,同时也是世界史学科兴起过程中所必经的努力和尝试阶段。

  晚近以来,随着各方面条件的改善,世界史在史料建设上取得长足进步。在世界近代史和现代史领域,购买各国家和地区的档案材料、出版文献以及研究著作,已经成为学者个人和学术群体共同努力的方向和目标。依据原始史料展开研究所取得的成就,更是喜人。例如,在世界古代史和中世纪史领域,对原始史料的使用已成为评价和衡量学术研究水平的重要标准。系统或者非系统性地购进外国出版的原始史料,以及出版物和手抄本的电子化,既对学者们的语言能力,如亚述文、埃及文、赫梯文、希腊语、拉丁语、古英语、中古法语、中古英语、中古德语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使一些学者由此脱颖而出,能够利用出版的一手史料乃至手抄本进行史学研究。概而言之,国内的世界史研究,已经走向以原始史料为主导的新阶段。

  国内的中国史研究,所呈现的史料支配特征是不言而喻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许多具有创见和革命性的史学研究是在理论指导与运用下取得的,如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史研究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一批做中国历史文化研究的海外汉学家们,体现其成绩的,也是运用相关的理论。诸如明清经济内卷说、大分流说、冲击-反应说等汉学理论成果,激发了学者们更多关于历史理论的思考,出现了一批具有理论深度的成果。例如,以科层理论来解释中国官僚制度,以信息理论来理解宋代国家治理,以长时段理论来解释中国乡村,以心态史理论来解释清代民众的心理和行为,以医疗社会史理论来解释中国人的身体、社会和书写等,这些都是理论在解释中国历史中的突出体现。

  中国史对理论的重视,正如世界史强调史料的运用,预示着各自学科的变化和发展。正是在这里,二者之间有了趋同的可能。更准确地说,有了相互学习和借鉴的可能。中国史学界可以对世界史研究中所涉及的体现现代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诸多理论方法做更多了解,以此推动中国史在理论上的提升。同样地,诸如版本目录学、文书学、碑铭学、档案学、简帛学、地方志等诸多体现史料功夫的学问,都值得世界史学人学习和借鉴。胡应麟、梁启超等人的史料辨伪诸法,王国维的二重证据法,陈寅恪的诗文证史法,陈垣的校勘四法,钱穆的专精博通法,黄侃的考据法三要等,都有助于世界史学者提高史料功底和研究水平。事实上,已经有学者在利用中国史的史料乃至治史的概念和方法来研究世界史的对象,例如,以中国史书中的史料研究拜占庭历史问题和匈奴西迁问题,以中国的“先公”“先王”概念来考察中世纪早期墨洛温王朝的政治史,以中国地方“修志”模式来解释英国近代早期乡绅修史之现象等。

  在相互的学习和借鉴中,中国的世界史与中国史正越来越靠近。曾经造成障碍的史料和理论,如今成为融合彼此的要素。在相互融合的过程中,形成了使用理论和史料的新方法、新路径。世界史的理论关注演变为具有坚实史料支撑的理论关注;中国史的史料侧重则成长为受理论影响的史料运用。